透過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成員的安排,一名剛抵台抗爭的Hydis女性工人,7/30在永豐餘東門分行的抗爭露宿場地前,接受了專訪。由於在台抗爭期間,韓國工人察覺台灣移民署持續跟監、蒐證,如今,所有的Hydis工人都得隱匿姓名。被問到入境時是否有受到刁難,她表示,她很幸運地沒有被認出來,但是仍有一名工人因此無法入境。值得一提的是,Hydis工人在此處的露宿,僅到專訪當晚,自7/31開始,與永豐餘相關的6個可作為露宿選項的地點,在未來20多天的路權,已被預先借走。這是Hydis工人在台抗爭時,所遭遇到的困境。

韓國Hydis關廠抗爭,至今已經過了半年,人們仍然不時在台北鬧區的街頭,看見身穿「永豐餘何壽川,出面協商」黃背心的韓國Hydis工人,向路人發放著傳單。偶爾,也會遇見他們跳著舞,表演《真相不會沉默》歌曲,傳達公平正義終將到來的信念。是什麼原因,讓他們不接受資方提供的離職金,而要堅持「撤回關廠、撤回解雇」到這種程度?也許,根據一個Hydis工人的故事,可以略得一二。

不過,元太科技也反駁工會的指控,指出Hydis虧損過大、給母公司帶來過多負擔,以財務狀況來說,也無力再負擔設備更新,關廠是不得已,況且公司也提供員工優渥的離職方案。至於Hydis工會提出的專利授權金收益,不能和生產製造的收入混為一談,而且未來還能不能繼續收取權利金,仍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2013年經歷首波自願離職潮後,隔年,Hydis公司一反自2008年元太科技接手以來,連年虧損赤字的情況,轉虧為盈,盈餘達29億台幣。根據Hydis工會提供的資料,公司自2012年開始利用FFS專利技術獲得巨額利潤,估計2013年因專利權利金獲得150多億台幣、2014年獲得320多億台幣。Hydis的未來看起來樂觀,Hydis工會的聲明稿中也指出,當時韓國經營層已制定好2015年的生產計畫。現在回頭來看,2015年年初公司做出的關廠決定,確實對Hydis工人來說,有些始料未及。

接受訪問的Hydis女性工人表示,她19歲於高中畢業後,就以測試部門作業員的身分,進入當時隸屬現代電子公司的Hydis。轉眼間19年過去,公司幾度轉手,她也多次掙扎,最後卻一直沒有離開Hydis,直到元太科技於今年初宣布關廠。

受訪的Hydis女工人也向記者說明Hydis關廠抗爭的最新進展,很遺憾的是,韓國京畿道的勞務關係委員會在7/29,駁回了Hydis工會提起的不當解僱訴訟。然而,這完全不會打擊他們繼續抗爭的決心,她解釋,這種地方的勞委會,向來就比較偏向資方。她指出,Hydis工會已經決定接著向中央的勞動部提訴願,此外,他們也將向法院提出法律訴訟,來推翻京畿道勞委會所做的行政裁定。

2013年,元太重新指派韓籍的田仁秀擔任社長,受訪的女工人表示,他們原本不清楚田仁秀的角色為何,但是當公司接著提出時效到5月底前的「自願離職方案」後,一切就明朗了,田仁秀就是來處理裁減員工的事情。她指出,當時公司提供的離職金相當優渥,比韓國法定的退職金高,而且公司裡盛傳未來可能發不出退職金的消息,造成近貸款400多名員工自願離職,僅剩300多名員工,留在Hydis繼續工作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專訪hydis工人-捍衛耕耘19年的工作權-210000838.html

「元太科技不當解雇的證據這麼充分,我們一定會繼續抗爭。」Hydis女性工人如此說道,即使她最多只能再領7個月的失業金,接著是工會提供的6個月生活基金,但是她和其他Hydis工人一樣,已經做好了長期奮戰的準備。從2月開始,他們不斷接續來台在街頭抗議、露宿、參加股東會。

Hydis女工人表示,對於拿著優渥的離職金離開,她不是沒有想過。但是那時候考量自己已經36歲,離職後僅能找到月薪不到當時3分之1、沒有前景的工作,她還是決定留下來,在這個她待了10多年的公司,繼續盡心力信用貸款

Hydis女工人指出,2015年1月7日那天,Hydis的所有員工被叫到會議室集合,一位主管向眾人宣布,雖然對大家感到抱歉,但是因為工廠連年虧損,公司不得不做出關廠的決定,並且得解雇355名員工。因為感到震驚,她和在場的所有女性都哭了,「有一種心碎的感覺,心裡頭沉了下來。」她說。他們曾經捨棄優渥的離職方案,只想要保有一份工作,好好的做下去。如今,這份期望落空了。

她說,當時,工廠裡的大家都認為無須擔心公司前景,易手只是階段性的,不會對他們的工作造成影響。雖然她的薪水也少了一些,卻還過得去,而且沒過多久,她就從一般作業員,晉升為生產線的領導人。升職後的任務是組織團隊合作,以及引導新進女工,由於她帶領團隊的表現不錯,又熱衷於照顧大家,這份工作對她開始有了成就感。

也許是因為韓國Hydis經營層與台灣母公司不斷互踢皮球,Hydis工人們開始在韓國、台灣兩地同時展開抗爭。Hydis工會在要求公司公開最初不得賣掉FFS專利、必須好好經營公司的會議紀錄時,台灣和韓國經營層就曾互推責任。近來,自7/13開始每週召開的勞資協商,也面臨資方委託的勞務士對勞方表示,針對「撤回關廠、撤回解雇」的訴求,需要再和台灣經營階層討論,才能回覆。這些現象,同時也顯示在企業跨國經營下,勞方可能面臨的窘境。

然而,Hydis工人們卻沒想到,京東方公司瞄準的是Hydis握有的FFS廣視角液晶專利技術,他們出售部分FFS專利技術給Hydis的競爭同業,使得Hydis營業額暴跌到52億台幣,公司也開始延遲給薪,最後宣告破產走人,計有500名Hydis員工失業。Hydis首次遭遇到所謂的跨國惡性關廠。

她最初選擇進入Hydis面板廠,除了想要經濟獨立自主外,很大的一個因素,是因為Hydis當時所屬的現代電子規模大、有保障。位於韓國京畿道的Hydis工廠離她的家鄉很遠,必須得搭車、搭船,整趟路程花費5個小時。工廠的工作也不輕鬆,必須要輪3班,有時候凌晨也得工作。

新頭殼newtalk 2015.08.11 何星瑩/台北報導

專訪Hydis工人:捍衛耕耘19年的工作權

因為擔心京東方惡性關廠的事件再次上演,Hydis工會於元太科技入主Hydis的那年,就與資方協議好,不得賣掉FFS專利,且必須好好經營公司。然而,元太科技多年來並未淘汰與升級Hydis的生產設備,如今甚至選在工廠轉虧為盈的時刻,宣布關廠、解雇355名員工,但又繼續把FFS專利技術握在手中,繼續取得未來10年內估計144億台幣的權利金收入。工會指出,這不正是另一次惡性關廠嗎?

韓國社會裡頭流傳一句話「解雇即殺人」,接受專訪的Hydis女工人指出,據他們所知,就算是接受公司後續提出的離職方案走人的白領Hydis員工,也沒有過得很好。擁有大學文憑、年屆40、50歲的他們,反而更難找到工作,如今只能自行經營小本生意,日子過得相當辛苦。

她也曾想過,趁著還年輕的時候,辭職去念大學,但是想到目前的工作已經不只能讓自己經濟獨立,還有餘裕回饋給年事已高的雙親,她打消了這樣的念頭,繼續留在Hydis工作。不過,在2003年,Hydis被中國京東方(BOE)公司給併購了。

她也表示,在韓國首爾的街頭,可以看到非常多被解雇的人,持續進行絕食、露宿、1人示威等抗爭。「解雇即殺人」不是一句話,是真實上演的現實。

在公司片面宣布關廠的隔日,Hydis工會立即動員員工們,在廠內發起露宿抗爭,要求「撤回關廠、撤回解雇」。工會一方面期望透過抗爭,要資方出面與他們進行協商,另一方面也向京畿道的勞務關係委員會,提起不當解僱訴訟。Hydis工會主張,他們絕不是無理取鬧,公司在未來10年間透過FFS專利授權的獲利,用來更新工廠設備、繼續經營,絕對是綽綽有餘。他們認為元太關廠的決定並非不得已而為之,反而正是無心經營公司的表現。

從這位在Hydis待了19年的女性員工口中得知,元太科技最初委任了一位台籍社長來管事。這位台籍社長很積極營造良好的工作環境氛圍,破天荒地讓主管層和勞工們共同聚餐、聚會,甚至組織活動,讓大家一同針對經營的問題進行討論。「我們都覺得元太相當關心員工,甚至是把員工當作一家人在經營。」她毫信貸不諱言當初對元太科技的好印象。不過,她也指出,工會和公司在談薪水的時候,公司會不斷提到「赤字」的情況,工人們也注意到,Hydis的前景還是存在隱憂。

中國京東方走人後,台灣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(E Ink)於2008年,取得Hydis 95%的股權。

對於在路上宣傳Hydis關廠事件時遇到的台灣人,以及大力支援他們的台灣勞團,這位Hydis女工人表示,她心中滿懷感激。「在首爾,因為抗爭層出不窮,路人都冷漠以待。但台灣的路人,竟然會停下來關心,讓我們感到相當溫暖。」對於台灣勞工團體的一路支持,她也感性地表示,「他們對我們的好,真的會讓我們感動到掉眼淚。真的比家人對我們還要好。」

Hydis關廠至今已經過了132天,面對這場長期消耗戰、面對資方態度的頑強,工人們捍衛工作權的決心卻未曾消減。正如台灣勞工團體代表所說,台灣的勞工抗爭目前在面對關廠時,僅著重於爭取資遣費多寡,Hydis工人致力於追求重獲「工作權」的精神,相當值得學習。而跨國企業可能採取的惡質經營模式,也相當值得省思。




9EFD42D0F7399935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機車分期 0 利率

s22wk84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